本贴发表于 2017-4-3 15:51  ... 已经有538 个人浏览过



前 言

王亭之前曾据《八喜楼钞本》解《太微赋》,收於《斗数四书》中。据民初石印本,为《斗数全书》选注,故赋文即不同於钞本。钞本虽可贵,但由坊本之改动,亦可见斗数在江湖流传,於是即有增删改易。
此次作注,亦稍用江湖流传的说法,读者可以跟《斗数四书》中的注解作一比较。此非谓江湖流传的说法优於旧解,实为保存一点江湖流传的痕迹,因为时至今日,许多谈斗数的人,已连古代的江湖流传亦不知,於是私心臆测,但求哗众,所以清代的江湖流传,亦有参考价值。

斗数至玄至微,理旨难明,虽设问於百篇之中,犹有言而未尽。
注解:[释]本篇《全书》列为首篇,实未合,依《全集》本,此篇列在《诸星问答》之后,始合体例,所以才说「虽设问於百篇之中」,亦即《太微赋》实为《诸星问答》的补充,补其「犹有言而未尽」之意。「太微」为星垣名。我国古代天官将天星分为三垣,太微垣为五帝座之所居(天市垣则是百姓万民之所聚),所以术者即用其名来比附紫微帝座。斗数所用,全属虚星,且北斗七星完全与太微垣无关,由是即知其比附之意。

至如星之分野,各有所属,寿夭贤愚,富贵贫贱,不可一概论议。
注解:[释]此处说「星之分野,各有所属」,即已透露「六十星系」的消息。斗数以星系为「分野」(领域),六十星系必居固定的星垣,如凡「紫微独坐」必居子、午;「武曲、七杀」必居卯、酉,此即星系的分野。「六十星系」为中州派的秘传,王亭之将之公开之后,斗数家纷纷采用,在此之前,术者唯依各别单星推论,不知每星系有其特殊意义,但亦有人怀疑,六十星系之说何以不见於《全书》?其实,若明本赋此句,即当不复怀疑,若不用六十星系来解释,就不能说斗数诸星之「分野」。

其星分布一十二垣,数定乎三十六位,入庙为奇,失数为虚。
注解:[释]传统的说法,由子至亥,即一十二垣。星系入十二垣,各有庙、旺、陷,是故即成三十六位。斗数的「斗」,指星系而言;「数」则指诸星的庙、旺、陷。有些斗数家,将诸星分野分为庙、旺、得地、利益、平和、不得地、陷,一共七种情况,中州派则只说四种:庙、旺、利、陷,其中的「利」相等於平和(不凶也不吉),如是能产生影响者,便仅有庙、旺、陷三数。由这句赋文,即可知中州派传授实为正统,否则即不能说为三十六数。但亦可将「六十星系」视之为数,因为六十星系的结构已包括庙旺利陷在内,所以不如说「数定乎六十位」(据记忆《八喜楼钞本》即是如此)。

大抵以身命为福德之本,加以根源,为穷通之资。
注解:[释]此赋文有误,当读作——大抵以身命为本,加以福德之根源,为穷通之资。身命二宫,命为先天,身属后天,是故说「身命为本」。然而福德宫实为推算人一生格局的要领,福德主人的思想,人的一生,受其本人的思想影响甚大,是故说为「根源」。

星有同躔,数有分定,须明其生克之要,必详乎得垣失度之分。
注解:[释]「星有同躔」,即是星系,如武曲唯与杀、破、狼、天相、天府同躔,如是即构成六种武曲星系(加上独坐,故共为六种)。因为同躔的关系,所以便有生克,然而深造讲义中论述六十星系,已将其生克关系融会贯通而论,故已不必再作专论(同时,亦已将其庙旺利陷融会,是故讲义中亦不别论)。斗数论生克,不如子平论生克的重要,因为斗数的星系生克已成固定格局(例如「武曲七杀」,必为金局),少了子平的生克制化等等变化,亦即是说,每一星系的躔次宫垣已属固定,星曜生克亦属固定、庙旺利陷更属固定,由是即可融会而但论星系。这不是不说生克、庙旺,只是融会之后更不必别说。

观乎紫微舍躔,司一天仪之象,卒列宿而成垣。土星苟居其垣,若可动移。
[释]斗数安列正曜,实先安立紫微,紫微定位,其余正曜即依之而安立,由是有十二星盘,此即所谓「司一天仪之象,卒列宿而成垣」。故此二句,实亦强调六十星系的分布。有人自称为斗数正传,却反对六十星系的建立,实在其人连《太微赋》亦未读通。至於说「土星苟居其垣,若可动移」,那是针对「五星」而说,於用五星推命时,土星居垣不动,而斗数中的土星(如紫、府、巨)则可依大限、流年而飞动,这是提醒用惯「五星」的术士,不可再依「五星」之例。(这种情况,於《全书》中比比皆是,是故可以看成那是用斗数代替五星的提示,亦可看成是神数派术士的重要转变)。

金星专司财库,最怕空亡;
注解:[释]这是正曜与杂曜交躔的举例。武曲即是所说的「金星」,凡武曲六种星系,皆不宜与空曜同躔(空曜亦有种种分别,已详深造讲义之中)。

贪守空而财源不聚;
注解:[释]这只是泛论。实际上,对情欲过深的贪狼星系(如贪狼与羊陀同会),反喜空曜化解,转变为才艺。此宜详阅深造讲义。

各司其职,不可参差。苟或不察其机,更忘其变,则数之造化远矣